金蟾捕鱼大圣捕鱼
首頁 > 三農 > 科教 > 正文

鄉村振興:回望晏陽初的夢想與試驗

時間:2018-01-19 11:19 來 源:新華每日電訊 作 者:張修智、秦婧 瀏覽 字體:

136906893_15163189624531n.jpg

定縣的平民識字課。

136906893_15163189797341n.jpg

耶魯大學畢業時的晏陽初。

136906893_15163190122501n.jpg

晏陽初在定縣翟城村,毛驢是他固定的交通工具。

從1926年開始,懷揣耶魯與普林斯頓雙料常青藤文憑的晏陽初,與一批志同道合者一道,告別都市,來到河北定縣東亭鎮翟城村,開啟鄉村建設試驗,試驗持續11年,書寫了現代中國歷史上鄉村建設試驗傳奇的一章。《 劍橋中華民國史》在談到民國時期的鄉村建設運動時,如是評論:“從總體上看,各種鄉村建設試驗最終都未得正果,日本的入侵使它們迅速煙消云散。保留下來的只是人們對鄉村社會是國家建設的根本這一見解的廣泛興趣。” 而時間已經證明,晏陽初們的精神遺產,并未煙消云散

從河北定州市區向東,汽車在冬日的凜冽中穿行約20分鐘,來到一片果林。

我們來探望一棵核桃樹。

晴朗的高空下,這棵近百歲的老樹樹皮灰白,枝干光禿而虬曲。經歷了上一季的繁盛,它正在北方冬天的蕭瑟中養精蓄銳。待到春暖花開,綠色會姍姍重返,然后迎來又一輪的枝葉紛披,果實累累。

百年核桃樹并不稀奇。讓這棵核桃樹不同尋常的,是它的種植者——晏陽初,上個世紀上半葉中國鄉村建設運動的先驅,蜚聲世界的平民教育家。

從1926年開始,懷揣耶魯與普林斯頓雙料常青藤文憑的晏陽初,與一批志同道合者一道,告別都市,來到河北定縣東亭鎮翟城村,開啟鄉村建設試驗,試驗持續11年,書寫了現代中國歷史上鄉村建設試驗傳奇的一章。

據學術界研究,11年中,共有500余名知識分子先后參與了定縣鄉村建設試驗,其中有幾十名是畢業于歐美名校的博士,他們均為經濟學界、法學界、醫學界、文學界等領域的佼佼者。

百年滄桑,百年流變。不變的,是人們對鄉村建設先行者的敬意。定州民間組織晏陽初研究會會長李志會,于1980年代末,對健在的當年定縣鄉村建設時期的村民進行搶救性訪談,留下了普通村民關于晏陽初的珍貴一手記憶。

在村民的記憶中,穿著灰色長袍的晏陽初,“眼睛出奇的明亮”“說話時面帶微笑”“對窮人親”。

如今,晏陽初與當年的村民們俱已老成凋謝,惟余這棵核桃樹,以及它所象征的先賢們振興鄉村的不滅理想,在新時代的輝光里迎風搖曳。

在法國為華工服務,埋下理想的種子

晏陽初從事平民教育、鄉村建設的種子,萌發于第一世界大戰期間的法國。

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后,參戰國之一法國發生勞工荒,法國陸軍部經過比較研究,認為中國北方各省水土氣候與法國大體相同,而中國勞工勤奮且工資低廉,遂于1916年春從中國招募15萬余名勞工,到法國戰場后方各軍需廠做工。

當時在法的美軍也借用一部分中國勞工。由于語言不通,勞工與美軍軍官之間,經常發生誤會。為了與勞工溝通,哈佛大學與耶魯大學的一些學生響應號召,于大戰末期到法國的中國勞工營中從事服務工作。

這些學生中,就有晏陽初。

當時的晏陽初,剛剛懷著無限的留戀從耶魯畢業。這所常青藤學校,他留下了自己的逼人風華。在耶魯,他當選耶魯大學華人協會會長,并成為耶魯唱詩班中第一位華人成員。

他的風度也令人印象深刻。“晏沉默寡言,言必有中;舉止嚴肅,饒有學者風度,在同學中有如鶴立雞群。”多年后,留美四川籍學生胡光麃在回憶錄中這樣寫道。

晏陽初于1918年6月抵達法國北部的布朗,那里有5000名中國勞工,多來自華北,以山東為主。

這些勞工有的在工廠工作,有的裝卸食物,有的修路,有的挖掘戰壕,還有的埋葬尸體。晏陽初與勞工們打成一片,在翻譯、傳達之余,間或說笑唱歌以鼓舞士氣。向勞工們講述有關中國的動態,歐戰的狀況,也是學生們服務的內容。

勞工們最需要的服務,是替他們寫家信。雖然信很簡單,只是報個平安,但每天晚上寫百余封信,還要代辦匯錢手續,工作量也很可觀。晏陽初決定嘗試教勞工們認字。

他把勞工們召集到一起,向他們宣布:“從今天起,我不替你們寫信了,也不講時事了。”

臺下大笑,以為他在說笑話。晏陽初繼續說:“從今天起,我要教你們識字、寫信。”底下又大笑。

晏陽初又說:“誰愿意跟我學,請舉手。”沒有聲音。過了一會,有40幾個人舉起了手,只舉一半。

晏陽初說:“愿意學的人,今晚來找我。”然后宣布散會。

當天晚上,在公共食堂里,幾個勞工和晏陽初圍坐在一張飯桌。晏陽初的面前,放著一張小石板、一枝石筆。他用石筆在石板上寫,幾個勞工用右手食指在大腿上畫,“那種認真而誠摯的樣子,縱是鐵石心腸者,見了也會感動。”晏陽初后來回憶。

勞工們認字的熱情很快被激發起來。4個月后,最早跟晏陽初識字的40余人中,有35位可以寫家信了。晏陽初特意請來一位美軍將軍主持畢業典禮,35個中國勞工,一一從將軍手中領得一張大紅紙寫的畢業證書。

識字運動很快風靡法國的中國勞工中,同時也帶來兩個問題:一是教科書,二是日常讀物。晏陽初自己動手,從一本中文字典和國內寄來的報章中,選擇最常用的單字和復詞,再加上中國勞工的通俗口語和平常家信習用的詞句,共約千余字,作為勞工識字的教材。

后來,晏陽初在國內推行平民教育,與專家們一起編寫《平民千字課》,發行數百萬,其基礎理念,可溯源于旅法時期。

晏陽初還創辦了《華工周報》,作為勞工們的課外讀物。在第一期的編輯部文章《恭賀新年:三喜三思》中,他以“諸公”稱呼勞工們,因為“華工平日對我們服務的學生,非常恭敬聽命,稱我們為‘先生’。他們多比我們年長,稱之為‘公’,是所謂禮尚往來。”

《華工周報》有《華工近況》《祖國消息》《歐美近聞》《歐戰小史》《名人傳略》等欄目,辦得生動活潑,貼近勞工生活又富于知識性。

為了激勵勞工們學習,《華工周報》還舉辦征文比賽,征文題目有《華工在法與祖國的損益》《中國衰弱的原故》《民國若要教育普及,你看應當怎樣辦才好》,旨在激發勞工的思想、開放胸懷、熱心公益。

獲獎的作品,按名次給予獎金,第一名15法郎,第二名10法郎。

《華工周刊》深受勞工的喜愛。有一天,晏陽初收到一個華工的來信,信中說:

晏先生大人:自從您辦周報以來,天下事我都知道了。但是,您的報賣得太便宜了,只賣10個生丁,恐怕不久要關門。我現在捐出我3年的積蓄,365個法郎。

在當時,一個苦力的每日工資,只有1個法郎。

根據社會學家陳達的研究,華工初到法國時,識字的僅居20%左右,1920年底,識字者增至38%左右。

獻身為最貧苦的文盲同胞服務

在法國的經歷,改變了晏陽初的一生。

從中國勞工身上,他有兩大發現:一是這些普通人不缺少智力與熱誠,他們缺少的,只是受教育的機會而已;二是士大夫階層對貧苦大眾的無知。

“表面上看,我在教他們;實際上,他們指點了我一生的方向。”晏陽初立志,回國后,不做官,不發財,把終身獻給勞苦的大眾。

在1919年4月于巴黎舉辦的主題為“旅法工作經驗與未來中國工人福利問題”的討論會上,晏陽初提出“平民教育運動”的議案。

著名歷史學家蔣廷黻也參加了這次會議,他見證了晏陽初平民教育思想的萌芽時刻。后來的歲月里,當晏陽初因推行平民教育與鄉村建設而遭受誤解,甚至丑詆時,蔣廷黻挺身而出,為晏陽初辯護。

1919年6月,晏陽初重返美國,申請到普林斯頓大學政治研究所的獎學金。第二年夏天,他完成碩士學位,并當選北美基督教中國學生會會長。

同一年,晏陽初接到母親生病的消息,決定提前回國。臨行前,他到紐約與北美基督教青年會副總干事福勒徹爾·柏克曼辭別。

后來,在《我發現東方》一書中,柏克曼回憶,他對前來辭行的晏陽初說:“你具有書香世家和慈父教授中國經典的良好基礎,加上海外新教育,回國后當可迅速獲得領導地位,以為中國學人服務。”

但是,他得到的是晏陽初鄭重且決斷的答復:“不!我的未來早在法國為華工服務時就已經決定:有生之年獻身為最貧苦的文盲同胞服務,不為文人學士效力。”

平民教育為國固本

歸國后的晏陽初,走上了平民教育之路。

1890年,晏陽初出生于四川巴中一個書香之家,自小,他就從父親那里接受傳統文化教育,10歲時,被父母送到新式學堂學習。學堂的老師為英籍牧師,晏陽初因此學得一口流利的英語,又因經常為英籍教師當眾做翻譯,而練就了公開表達的能力,這種能力使他終生受益。

上學的路途中,需要徒步翻山越嶺,中間與苦力們在一個盆里燙腳,讓晏陽初感受到普通人堅韌中的詼諧。這些早年經歷,與在法國時同中國勞工近距離相處的體驗疊加在一起,培育了晏陽初的平民情結,而在美國的留學經歷,則讓他認識到大眾教育對國家、民族的重要。

“民為邦本,本固邦寧”,這是晏陽初很小的時候就會背誦的一句話,但他說,只有了解了世界和自己的國家后,這句話才成為自己內心的信仰。

他認為,中國人對于讀書觀念,常有一根本謬誤,以為讀書是讀書人的專業,其他的人可不必讀書。結果全國四萬萬人中,有三萬萬以上的文盲,名為20世紀共和國的主人翁,實為中世紀專制國家老愚民。當今世界為民族智識的戰場,以目不識丁的民族,和飽受教育的民族相競爭,瞎子斗不過明眼人,是何等明顯的事理。

他痛感:“舉國之人,勇于私斗,而怯于公戰,輕視公義,而重視私情,其團結力公共心如何更不待言。以如是的國民,來建設20世紀的共和國家,無論采用何種主義,施行何種政策,一若植樹木于波濤之上,如何可以安定得根!”

他認為,中國的問題雖然復雜,但必須先從發生問題的“人”上去求:因為社會的各種問題,不自發生,自“人”而生,發生問題的是“人”,解決問題的也是“人”,故遇著有問題不能解決的時候,其障礙不在問題的自身,而在惹出此問題的人。

1923年,晏陽初發起成立了中華平民教育促進總會(簡稱平教總會)。平教總會的董事長為熊朱其慧,晏陽初任總干事。執行董事共9人,包括張伯苓、蔣夢麟、陶行知、張訓欽、陳寶泉、周作民等。

平教總會的“平民文學委員會”,則由胡適、錢玄同、林語堂、趙元任等組成,顯示了晏陽初推動的平民教育運動的號召力。

熊朱其慧是前國務總理熊希齡的夫人,她被晏陽初對平民教育的熱情所感染,放棄全國婦女聯合會會長與全國紅十字會會長的職務,矢志將一生貢獻給平民教育事業。她作風強悍,多次面斥軍閥之非,令武夫們羞愧之下解囊支助平民教育,幫助平教總會渡過早期經費緊張的歲月。

為了推行平民教育,晏陽初與同道一起,編寫了《農民千字課》《士兵千字課》《市民千字課》等教材,奔走南北開展平民教育,讓成千上萬的人不再是文盲。

數年之后,他的努力得到了反響。

1928年5月,在南京舉行的第二次全國教育會議上,與會的大學院院長蔡元培與各省市教育廳長及專家學者70余人,采納平教總會提出的計劃,擬定了在全國分期施行民眾教育草案。

平教總會經過數年摸索,將平民教育的內容分為文藝教育、生計教育與公民教育三端;實施步驟分三期:縣試驗期,省實驗期,全國推行期。這一計劃,完全被第二次全國教育會議在提案中所采納。

南京會議上的消息傳來時,晏陽初正在從天津赴橫濱轉往美國的途中。這一消息令他振奮。此時,正是他從耶魯畢業的第10年,拿出這樣一份業績單,總算未負母校的培養與自己的理想。

重要的是,晏陽初在中國的平民教育實踐,爭取到美國主流社會的關注。他在美國舉行了數十場演講,介紹中國的平民教育運動。他的演講,被譽為“驚人的美好”,加深了美國社會對中國普通民眾的認識。

是次美國之行,令平教總會募集到巨額捐助,這讓晏陽初篳路藍縷的平民教育及鄉村建設事業在很長時間里免除了資金之憂。

光耀史冊的定縣試驗

1926年10月,幾個穿藍布長衫的人來到定縣翟城村,他們找到當時的村長米老吉,拿出該村開明鄉紳米迪剛從北京寫的介紹信,與米老吉相商:晏陽初領導的中華平民教育促進總會,想在翟城村做平民教育與農場試驗,希望得到村里的支持。

米老吉早就對晏陽初與平教總會有所耳聞,加之有米迪剛的介紹,于是同意拿出村西頭的40畝地、一口井,供平教總會使用。

中國現代歷史上轟轟烈烈的定縣鄉村建設試驗,就這樣拉開序幕。

定縣位于河北省西部,距北京西南約500里,在保定與石家莊之間。翟城村位于定西東部,當時共有368戶,2186人,其中米姓占多數。清末民初,鄉紳米鑒三在村中興辦高等小學與女子學校,一切費用均由米家提供。其子米迪剛游學日本回來后,有意學習日本鄉村,開展鄉村自治。因內戰迭起而計劃告吹,米迪剛失意之下移居北京,不問國事。

不過,米家父子十幾年前的實踐卻吸引了晏陽初的注意。推行平民教育近10年,他與平教總會的同事們已經認識到,教農民識字,只是很初級的一步。農村要振興,必須進行整個的改造。在米迪剛的推薦下,晏陽初決定到翟城村,以其作為鄉村建設的試驗場。

從1926年起到1936年,在晏陽初的帶領下,先后有500多人從北京移居定縣,從事鄉村建設試驗工作。其中有三分之一的人或因不耐艱苦,或因自感不會與農民打交道,相繼中途離開。

晏陽初一家7口,于1929年從北京搬到定縣。住到翟城村的平教總會人員,與村民混居在一處,為的是如晏陽初所說,避免在翟城村弄出一個“小北京”。

500余人中,有許多是留洋歸來的碩士與博士,著名學者、作家,例如——

熊佛西,美國哈佛大學博士,專門研究戲曲,他為農民寫作了多部戲劇,深受農民歡迎;

孫伏園,曾留學法國,北京大學教授,他主編的《北京晨報》副刊蜚聲當時文壇,因晏陽初一句“國內幾萬萬平民需要有人為他們撰寫他們看得懂的平民文學”,辭去舊職,來到定縣;

瞿世英,中國在哈佛獲得教育學博士的第一人。曾任北京法政大學教授兼教務長,參加平教總會后,先后任平教總會多個職位,他也是在平教總會工作最長久的一人;

馮銳,美國康奈爾大學農學博士,原國立東南大學教授兼鄉村生活研究所主任。1925年暑假北上參觀平教總會時,被晏陽初說動,參加平教總會,他為定縣種子改良、農械改進貢獻頗多;

陳志潛,北京協和醫學院畢業后,赴哈佛大學醫學院學習公共衛生學。受晏陽初感召,來到定縣,擔任平教總會衛生教育部的主任;

湯茂如,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教育學碩士,曾任北京法政大學教授,辭職參加平教總會;

劉拓,美國衣阿華大學博士,原任北京師范大學教授,平教總會鄉村工藝部主任,他在定縣設計改良汲取井水轆轤取得很大成效;

陳筑山,先后在日本早稻田大學與美國密歇根大學學習,平教總會文學部主任,平教總會會歌的詞作者;

李景漢——美國哥倫比亞大學社會學碩士。他主持了對定縣宗教、風俗、政治、教育、工商、人口、災荒等的調查,輯成兩冊《定縣社會概況調查》,是中國歷史上首次以縣域為單位的實地社會調查,為晏陽初主導的平教總會在定縣的鄉村建設試驗提供了重要依據;

鄭錦,留學日本多年,平教總會試聽部主任,國立北京藝術專科學校創辦者及校長,辭任校長參加平教總會,創作了大量以農民生活為題材的繪畫作品。

以上還遠不是平教總會的人員全貌。

如許多的知識分子,匯聚在一個村莊,所為何來?

當時,不要說翟城村,就是定縣縣城內,也是塵土飛揚。住到翟城村的平教總會人員,連洗澡都需要回到縣城內。

至于報酬,普遍比北京的大學教授少三分之一。

平教總會的會歌,或許唯一可以為這種選擇做出解釋:茫茫海宇尋同志,歷盡了風塵,結合了同仁。共事業,勵精神,并肩作長城。力惡不己出,一心為平民。

定縣11年,晏陽初與他的戰友們留下了一份這樣的成績單:

從事棉作改良,成功育成“四號中棉”及“平教棉”,后者能抵御當地為害最烈的卷葉蟲的侵害,極受棉農歡迎,栽種面積不斷擴大;

改良白菜與梨樹,改良后的兩者,均增產25%左右。

引進波支改良豬,改良雞舍,推廣力行雞及紅洛島雞,同時輔以信用、運銷、購買等合作社的功用,使得定縣農民收入普遍增加一倍;

建立農村衛生保健制度,設立村、聯村到縣的醫療體系,從平教總會的平民學校中挑選優秀學生,訓練為保健員,教授種牛痘、水井改良、運用保健藥箱(內含治眼疾、皮膚病藥10種,紗布、棉花、繃帶、剪刀、鑷子)等簡單方法,做到了小病不出村,大病能及時到縣里治療。在全縣開展布種牛痘工作,將種痘區域推廣到全縣430余村,控制了天花的流行;

平教總會還在定縣開展公民教育,進行農村自治試驗。抗戰爆發后,河北省成為我國國防前線,平教總會立即編印國難教育叢刊,以講演、故事、小說、詩歌、戲劇、圖畫等體裁,砥礪國人,進行愛國主義教育。

1937年,日寇大舉入侵下,平教總會被迫撤離定縣,到大后方繼續從事鄉村建設工作。

《劍橋中華民國史》在談到民國時期的鄉村建設運動時,如是評論:“從總體上看,各種鄉村建設試驗最終都未得正果,日本的入侵使它們迅速煙消云散。保留下來的只是人們對鄉村社會是國家建設的根本這一見解的廣泛興趣。”

而時間已經證明,晏陽初們的精神遺產,并未煙消云散。

(本文寫作時參考了如下書籍:吳相湘著《晏陽初傳》;李濟東主編《晏陽初與定縣平民教育》;李志會編著《晏陽初在定縣的足跡》;賽珍珠著《告語人民》;《劍橋中華民國史》;《獨立評論》合訂本。)

新華每日電訊記者張修智、秦婧

[責編:xnc0028]

TAG:
新農村商報網免責聲明:
本網轉載稿件均不代表新農村商報網(www.tflxz.tw)的觀點,不保證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如涉及版權、稿酬等問題,請速來電或來函聯系。

備案號:京ICP備10010491號-4  京公網安備110106020600097  國新網許可證編號:1012006039
新聞熱線:010-58360230  監督電話:010-58360198  服務郵箱:[email protected]  
國商新農文化傳播(北京)有限公司 獨家運營 Copyright©xncsb.cn All Rights Reserved
金蟾捕鱼大圣捕鱼 彩库宝典2019 国足名单 福建体彩36今天开奖 内蒙古时时最新结果查询 官方时时彩app下载 时时彩好成双计划软件 江西时时介绍 内蒙快3第一期几点开始 黑龙江新11选5走势图 吉林快3开奖查询